十二二

DC 蝙蝠家 TFp IDW mop 双波

[极光 │ Polar Aurora]chap. 1.1

在人类星际殖民早期,还没有走出太阳系的时候,在人类社会阶层固化分离,政权腐败的时候,地表之下沉睡的另一个种族被发现,他们是物种k策略的完美演绎者。
玛雅人称第六太阳纪的人类为情感文明,而人类称地球上另一个种族为魔法文明——龙

拟人,科幻,全员向,长度在15万字左右,一章分三节,一节三千字左右。大概可以三天一更。
外星入侵,政权更迭,老威  和柱子的爱恨情仇(划线)  割据一方占领太阳系的故事(?)。
主cp:Mop
其他cp:双波,天火小红
几年没写文求不嫌弃我的渣讲故事流水账……

────────────────────────

“我们通晓地球到星辰的广袤空间,却在地面与头骨之间迷失了方向。”

chapter 1

1
“物质在它的一切变化中永远是同一的,它的任何一个属性都永远不会丧失,因此,它虽然在某个时候以铁的必然性毁灭自己在地球上最美丽的花朵——思维着的精神,而在另外的某个地方和某个时候一定又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把它重新产生出来”
——黄金时代著作《自然辩证法》

人类是一个在废墟上不断前进的文明,在地球毁于核爆后的百年时间里,他们从地下避难所重新登上地表,像那些生长在贫瘠岩缝里的幼小植物,逐渐在严苛的环境中扎根生长起来,他们建造了一座与战前太平洋面积几乎相同的城市——铁堡。

在曾经蔚蓝的地球在变得昏暗而致命后,这里依然是全人类心目中的圣地,铁堡也是整个太阳系的政治中心和宗教中心,铁堡科学院则正站在人类科技的最前沿,不夸张得讲,铁堡科学院与铁堡议会共同决定着全人类的命运

而这个地球起源的物种在五月花计划后将足迹遍布整个太阳系,从最遥远的天卫四军事堡卡隆,到临近的月卫璇玑湖,从旅游城市木卫二尼奥,到农业供给和资源小行星密集的火星青丘,人类文明如火种,在广袤阴暗的宇宙间播撒。

‘钛师傅,大黄蜂本应该在十八个小时前向我发回勘测报告’奥利安 派克斯显得有些不安。

早些时候,这位拥有普莱姆斯家族高等权限的年轻科学家曾派遣他的考察助手前往土卫六雷云关进行卫星表面太阳风数据的采集。‘发出的信息也没有获得任何回应,我申请前去调查’

‘二十个小时前,雷云关的通信被星球表面一股强太阳风暴切断,但是那只持续了二十六分钟。”钛师傅靠在椅背上平静得阐述已经知晓的状况,在这位门生面前他从来不加隐瞒。“我宁愿相信这是错的,整个雷云关已经失联了十九个小时

作为奥利安的老师和科学院院长,他必须权衡轻重,将一名科学家派往失联星球显然并不明智。

“关于调查,你最好能留在铁堡,等待星联军事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大黄蜂在那里,我必须做些什么”

那是他的同事和下属,而哪怕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甚至从未有过交集,奥利安也不能允许自己知晓一个生命处于危险的境地,而置身事外。

“我坚持”

“……好吧,你的申请我批准了,但是——”声纹识别后圆形的批准标识出现在奥瑞安手里的数据板上。“但是你的调查小队必须与星联军事部门的派遣人员同行”

“好的”青年收好数据板离开钛师傅的研究室,手环通知他二十分钟后到议会顶层报到,那里链接着通往地球空港的高速太空电梯。

科学院大厅中央栽种着一棵梧桐,听说这棵梧桐是与铁堡一同在废墟上长起来的,如今也有近百岁了,模拟光照正从树冠中散落下来,奥利安抬头看了看那些富有生机的细微闪光,随后通知救护车和飞过山立即集合。

“要我说,你有点越权了”

“蝙蝠精议员”钛师傅看了看眼前的全息影像“我不觉得你只是为了雷云关这件事来找我”

“这事不仅仅关乎雷云关。报告发布环网前请务必提交给议会审批”全息影像顿了顿,又补充道“这是领袖的意思”

铁堡的建筑很有特点,它们统一采用顺时针螺旋结构,用光伏板作为外墙,从尘埃密布的天空最大限度收集太阳能,然而这对于能源短缺的铁堡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但努力至少是好的,这是先辈们留存下来的智慧。

此时的奥瑞安正和救护车,飞过山一起搭乘议会外部电梯前往顶层。

“哈?为什么只有我们三个?”小个子的红发青年伸着三根手指头,歪了歪脑袋一脸疑惑“普神在上,只有我们三个去雷云关,我敢打赌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连传感器都装不完!”

“雷云关失联了,我们是去接大黄蜂的,而且议会的军事部门会派人跟我们一起”

“哇哦有这么严重?也许只是哪个蠢货把通讯卫星弄掉了一个螺母……我刚刚还在跟啰嗦说我们要去雷云关搞大计划呢——”

“小子!你这是违反信息法案的!”一旁的救护车突然用一种故意压低又试图大声威慑对方的别扭音调打断飞过山。

“救护车是对的,你不应该——”

“你也一样!以我和飞过山的权限,我们本不该知道雷云关失联这件事”

救护车是一位很好的医生,甚至可以说是最好的医生,他救治过不少伤病,但有的时候这位医生会钻进牛角尖。

“别总那么认真嘛,也就几个小时的事了,我们总会知道的,是不是啊老大?”飞过山试图缓解这种紧张的氛围,并收获了救护车一记狠瞪。

奥瑞安不置可否得透过防护玻璃把目光投向这座城市。

这个时代是信息的时代,御天敌出任领袖后推行权限阶级制度,铁堡议会因此出台了《星联信息法案》,人们被按照自身能获取的信息多少划分成不同的阶级,给予不同的权限,再在环网上通过这些权限限制人们获取的信息量。

像世上其他的东西一样,这个制度不能说是一无是处,它有它积极的一面和一定的合理性,它帮助人们依据自身实际需求获得该获得的信息,而不是大海捞针被海量的垃圾覆盖。

也像世上的其他事物一样,当它过度走向极端的时候,它的不合理就会多于合理。相比于工具,它更像用来掩饰秘密的巴别塔,人们被分散,社会通识阶层化,人类中的大部分在以和平的名义和假象被少数人奴役。

电梯桥厢停在顶层,发出一声提示音。

“到了,好紧张这是我第一次去太空”飞过山成功收获来自救护车的第二枚眼刀。“好吧好吧,当然不是第一次,我只是在努力配合一下气氛,气氛嘛”

在各种小型飞行器已经推广开来的现在,太空电梯这种可以说是落伍的设备使用并不频繁,但某些情况下‘落伍的设备’也是不可取代的,比如眼下这个机密度显然非常高的任务。

电梯胶囊仓打开着,工作人员正在进进出出调试设备。一位银发军人的背影落入奥瑞安的视野,他身材高大,双手背在身后,肩章上烙印着代表璇玑湖的五月花,正面对着电梯外围强化玻璃。

“你好,我是奥利安 派克斯,感谢你们同我们一起执行这次任务”奥瑞安在他转身时注意到军人脖颈左侧有一个编号EI,更像是形状奇特的伤疤。

也许是从玻璃的倒影中看见了奥瑞安,但更像是掐准了时间,他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眼前年轻的科学家。

奥利安伸出右手去准备行使人类古老的礼仪——握手。

“威震天”报出自己的名字后威震天依然把手背在身后,只是挑下了眉梢,摆出副调侃的表情打量了一下奥瑞安,一点没有伸手的意思。

“你好啊,奥瑞安”

威震天看着矮自己半个头的奥利安,他从这个所谓的科学家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看见些许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锐气,但更多的依然是坦诚。

短暂的停顿后,奥利安沉默着把手收了回来。红发青年在医生身后夸张得做了个口型——尴尬。

度过沉默的半小时,胶囊仓到达竖井顶端,接驳口有两个人来向威震天报到,奥瑞安听到他们说自己的名字,惊天雷和闹翻天。

于是一行六人驾驶着一艘小型飞船进入跃迁通道,奥瑞安站在驾驶舱左侧,盯着通道外壁上那些被拉长的星光出神。

两点之间并非直线最短,空间扭曲后的定点重叠才是最短的距离。

跃迁通道外是更高纬的空间,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世界,宇宙的基本法则在那里并不适用,它充满着不可思议和神秘莫测。人类能做到的极限,也只是从那里借道而过,有人说那里是造物主的殿堂,也有人说是时钟上的第十三个刻度。

奥利安从不相信没有证据证明的假设,他总是要看见真实的,无法篡改的‘白纸黑字’。

威震天把椅子从主驾驶台前退来些距离,手肘搁在扶手上,指节抵着下巴,侧头看了奥瑞安一眼又把视线收回。

“你研究那些星星?”

这句话打破了长达近一个小时的沉默,也让飞过山一直抖个不停的腿停了一毫秒。

“并不,我研究物理,进行一些地质考察和城市设计,也学一些生物”

“哦——”威震天拉长了调子,语气里夹杂着调侃和阴枭,甚至还有一种佯装的诚恳“是个殖民家,那么这些星星里一定有你相中的那一颗了,我建议你把它献给议会,你一定会成为议员”

“……那不是我的目的”奥瑞安皱了皱眉,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像古代军阀一样坐在指挥台后面的男人。“我注意到你们制服上的标志,璇玑湖?”

“哈,铁堡里的那些人才不管雷云关的死活,他们的胆子还不如老鼠,而老鼠不会派自己的人去一个失联星球……你是个另类,奥瑞安,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们去找一个朋友”

“朋友……普神啊”威震天像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突然笑了起来“你是个傻子,奥利安,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嘿,你不能那样说,他——”飞过山收到今天的第三记眼刀,来自威震天的,这让他立刻闭上了嘴。

伴随着短暂的颠簸,飞船顺利通过跃迁出口。土星带着她美丽的土星环从舷窗升起,当飞船绕过它,并穿越那道卡西尼缝后,一颗赤橙如橘子的卫星进入视野,这就是土卫六,它正运行在没有土星磁场保护的区域内,太阳风肆虐着刮过星球表面。

土卫六拥有浓厚的大气层,飞船在那些绿色的迷雾和烷云中降低高度,直到看见红色的地表时,那上面的景象让所有人为之一震。

城市中央有一块漆黑的爆炸深坑,屏蔽力场破损,太阳风摧毁了暴露在外的地表建筑并将部分残骸刮出城市边境,废墟的低反射率让它看起来像谁用木炭在火红的星球表面擦出一道可怖焦痕。

“好吧……至少我们不用去修通讯卫星”飞过山把贴着舷窗玻璃的手掌放下来,局促得扯了扯嘴角。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