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二

DC 蝙蝠家 TFp IDW mop 双波

[极光│Polar Aurora]chap. 1.2

(……lof会自动消掉首行缩进!??)在人类星际殖民早期,还没有走出太阳系的时候,在人类社会阶层固化分离,政权腐败的时候,地表之下沉睡的另一个种族被发现,他们是物种k策略的完美演绎者。
玛雅人称第六太阳纪的人类为情感文明,而人类称地球上另一个种族为魔法文明——龙

拟人,科幻,全员向,长度在15万字左右,一章分三节,一节三千字左右。大概可以三天一更。
外星入侵,政权更迭,老威  和柱子的爱恨情仇(划线)  割据一方占领太阳系的故事(?)。
主cp:Mop

chap. 1.1
http://solvin.lofter.com/post/1d6cc0bb_1147bc01
───────────────────────

2
        飞船降落在雷云关东侧阀门口,在以北的地方有一座前哨堡垒,很小,只作为科研使用,也就是说大黄蜂很可能在那里。
        闹翻天留在船上接应,救护车作为医生带着他的急救箱,威震天和惊天雷则全副武装,前者甚至提着两支中子冲锋枪,他把其中一支背在身后,另一支端在手里,除此之外每个人都携带一枚屏蔽场发生器和一块可以为屏蔽场供能四个小时的能量电池。
         五个人坐进漫游车里,将目的地设定为堡垒,这架长得像歌莉娅食鸟蛛一样的机械装置将他们带向土卫六蓝色的烷海。

       十分钟之前。
       “我们必须先去那里。”奥利安指着全息地图上前哨堡垒的所在位置说道。
       “你必须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威震天站在他对面,中间隔着全息地图,正充满威慑得盯着奥利安,而那双蓝色瞳仁里闪现出来的绝不让步让他有些恼火“你的朋友在那里这并不充分,我们时间有限,必须尽快查清楚这一切的原因”
        "那里远离爆炸中心,如果这个星球上还有一处保存有事发过程记录的地方"奥利安再次指着那一点“就只能是这里”
         他抬头看着威震天,对那双眼睛里的威慑力毫无畏惧。威震天倏然皱紧眉头,眉骨在眼窝处投下阴影,随后移开视线盯着全息地图。

        四十分钟后他们到达了堡垒,堡垒坐落在烷海的一处浅摊上,损毁过半。穿过破碎的屏蔽场,在制止惊天雷暴力破门后奥瑞安手动开启了合金阀门,眼前出现一条布满金属部件和玻璃残渣的通道。
         威震天打开枪身照明走向通道,他打头,奥利安握着手持光源紧跟在后面,随后是飞过山和救护车,惊天雷走在最后。
       “殖民家,这座前哨昨天有多少人”威震天注意到这些碎渣上没有一个向外的脚印,也没有任何尸体。
       “一百二十四”

        整个堡垒内部已经失去能源供给,有一些反光警示板碎片散落在地上,十分刺眼。地图显示通道尽头是一口作为运作中枢的竖井,螺旋状的传送设备贯穿堡垒地上和地下,而资料储存室在地下五层的一个角落里。
        一路下来没有遇见幸存者,探测器也只显示着一个微弱的生命信号,那个绿色的点始终跳闪在资料室的位置,想必大黄蜂也知道这些记录的重要性,无论是对自然现象的科学研究,还是对城市灭亡的合理解释。
       储藏室大约有五十平米,放置着一些一人高的储存机组。当他们到达时,大黄蜂正躺在有些垮塌的墙角处,一根晶体管刺穿了他的咽喉,十公分厚的碎裂墙体金属板压着他的左腿,支撑小型屏蔽场发生器的能量电池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剩余。但他还活着。
      “普神啊……”光亮打在大黄蜂身上,救护车觉得他自己都快要死了,那些刻在脑子里的医学知识让他在一瞬间无比清晰得想像出这些疼痛,包括失血的眩晕和麻木。
        为了救出大黄蜂,几个人合力挪动金属板,但威震天突然的松手让奥利安抬头准备给他一个无比谴责的眼神,但他只看见了背影。
  
        威震天听到了一些声音,很细微但是不同寻常,又十分耳熟。他端着手里的中子冲锋枪,放轻脚步小心得绕过那些倒塌下来的晶体管,走向那些储存机组的背后。
       最终他看见那个声源,是一枚通讯器。
       “趴下!!”惊天雷的声音。
        紧接着是一阵交火声。威震天迅速爬上机组顶部,边向刚才的位置移动边开火。中子武器喷吐着蓝色火舌,流弹击中一些储存电路使整个屋子都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火花,在威震天看清对方以前那些火花又熄灭了。对方停火撤离,惊天雷追了出去,威震天从机组上跳下来,突如其来的爆炸让他没能按照预期站稳身形,他撞在了机组的防护网上。
         那些枪声很熟悉,至少是同制式的中子武器,持枪者也很有纪律,那么敌人几乎可以确定是军方。
       “他们跑了,长官,还炸毁了竖井通道”片刻后惊天雷回来报告。
       “过来,然后坐下。”救护车看见他小腿上有一小片爆炸灼伤,拿出手持治疗仪抬头冲他喊。惊天雷看了一眼医生后扭头盯着门口,这种充满抵触的傲慢态度让救护车火大。
       “立刻!别让我去敲碎你的骨头再把你拼起来!”这位医生发起火来真的非常吓人。威震天用眼神向他的下属示意,随后惊天雷极其别扭的走过去坐在地上,看着医生手中的治疗仪在自己腿上再造皮肤。
        威震天回头打量了一眼大黄蜂,这个少年被安置在临时组装的担架上,贯穿咽喉的晶体管被截断了暴露在外的部分,左腿明显的挤压伤只得到了简单初步的处理。这里是地下五层,通道被炸毁他们可以攀爬上去,但这个年轻的生命很可能会因此丧失活下去的机会。
       “我们不——”
       “堡垒底层有一条紧急逃生通道,我们可以从那里出去”奥瑞安知道刚刚威震天要说什么,他甚至也知道威震天接下来要说什么。“那很老旧,是我偶然发现的,地图不会有任何显示,那些人也绝对不会知道”
        威震天突然凑近,在距离奥瑞安不足十公分的地方低头看着他,光源把奥瑞安的脸照得近乎惨白,也把他自己映衬得有些凶神恶煞。
        他咬牙切齿一般咧开嘴角,像要说什么又什么都没有说。
 
       “我拿到了储存块,虽然不确定损坏程度。”飞过山晃了晃手上那个有些烧焦的小金属块表明他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十五分钟后他们站在了地下八层的地面上,这就是堡垒最底层了,逃生通道在底层避难所更靠里的位置,奥瑞安标明路线后依然是威震天走在最前面。
         威震天在临近避难所的时候突然举起右手握拳,作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随后把背上那支中子冲锋枪也握在手里调整好准备突进。在奥瑞安授权打开阀门的瞬间威震天以一个翻滚进入避难所,整个空间没有障碍物,一览无余,战术目镜猩红的视野范围内并没有出现敌人。
        “一切正常”
        紧跟着进来的奥瑞安显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同的情绪在蓝色的眼眸里不断跳闪,最后被海洋一般的同情和悲伤占据了那里,不断翻涌,难以平息。
       “原来他们在这里……”
       
        避难所中央是一百二十三具尸体,他们被集体枪杀,那些死亡前的恐惧和悲哀镌刻在面部,像是一声尖叫,愈来愈响,音调愈来愈高,带着莫大的绝望穿透所有阴影。奥瑞安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他只能伸手扶住金属门框来避免跌倒。
        又一声爆炸,堡垒开始剧烈震动,头顶错综复杂的能源线路开始松动破裂,这些东西一旦点燃,产生的爆炸可以轻松将方圆两公里夷为平地。
        “我们必须马上出去,通道在哪里?”
        奥瑞安指向墙壁侧面的一扇破旧的平开门,这种门还保留着原始的锁和锁芯。威震天一脚踹开它,逃生通道只有一人半的宽度,这回惊天雷走在第一个,飞过山和救护车抬着担架紧跟其后,威震天一把将奥瑞安推进去,随后自己也跟上。
        通道以一个平缓的角度向地表靠近,在前进了大约三公里之后他们成功站在了土卫六泥泞的地表。
        视野极限处,一架飞船正逐渐隐入云层。

       “闹翻天,开启隐形屏障,搜索并识别飞行单位,四十五分钟后接待伤员,保持通讯静默”威震天接通通讯器下达命令。
        “收到”
         威震天从漫游车里开下来一辆小型的登陆器,虽然也有八条腿,但它只有正常车辆大小,还需要手动驾驶。他们现在必须分头行动了,威震天和奥瑞安将前往雷云关爆炸中心,其他人则要带着大黄蜂一起回到飞船。
        军人坐在右侧座位,在主驾驶位拖拽出数据面板设定好目的地,看着奥利安上车然后反手猛力合上门。他需要奥利安对这座城市的了如指掌。
        那声尖叫依然回荡在科学家的脑海里,像闪着寒光的刀刃,当你握紧它想把它拔出去的时候,它轻而易举将你伤的更重。
       “那些人是谁……”
       “我不知道。”威震天握着方向盘驾驶登录器在浅滩和泥泞的地表前进。“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努力掩盖着什么”
       “你是指这一切有可能是蓄意的?谁会蓄意摧毁一整座城市和八百万的智慧生命?”
        “我们,人类”
        威震天扯动嘴角笑了笑,虽然这个笑里只有可怕的冰冷。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有人不想让公众知道这件事”
        奥瑞安知道他说的是议会,如果是这样,那么在他们前往雷云关的道路上很可能会再次遇到阻拦甚至灭口。

评论(4)

热度(9)